亿航:无人机傻瓜化操作 创始人大学毕业已赚100万-8Ber无人机社区
关注无人机科技
汇聚无人机爱好者

亿航:无人机傻瓜化操作 创始人大学毕业已赚100万

亿航无人机创始人

“解锁,起飞,上升,下降,悬停,返航……”,从广州世界大观这个昔日游乐园的顶楼俯瞰下去,四周视野开阔,绿色葱茏,25岁的熊逸放正在用手机APP自如地操控着一架四轴无人机。作为今年4月才创立的广州亿航智能技术有限公司的联合创始人,这已经不知道是他的第几次试飞了,不变的仍是难以抑制的兴奋。

近年来,在物联网、智能硬件的版图上,无人机的身影日渐清晰起来,它不再是政府手中的侦察机,航模圈里的玩具,正成为承载更多可能的智能工具,诺兰新作《星际穿越》中连续飞行十多年的无人机已不再是遥远的未来。除了投入大量精力的谷歌、亚马逊、Facebook等巨头,无人机在快速发展的航拍市场的代表是位于中国深圳的大疆,据悉,这家创立8年、占据全球民用小型无人机约70%市场份额的公司,2013年的销售额已超过8亿元。

作为新来者,亿航试图带来颠覆性的用户体验—— 无人机的傻瓜化操作。与之前所有公司不同,亿航生产的无人机废弃了遥控器(尽管兼容),改用智能手机上的一款APP操控飞行,唯一需要增加的是一个笔记本电源大小、通过蓝牙与手机连接的通信盒。由此带来的巨大变化是操控的零门槛与基于移动互联网功能拓展的巨大空间。

加入亿航前,熊逸放已称得上一名连续创业者。16岁即赴新加坡读高中,后来在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读书期间,他倒卖越洋电话卡,和几个同学做中文团购网站,虽然只有几万元的销售额,却让他的创业开了头。

2012年,一心想创业的熊逸放考入美国杜克大学商学院读硕士。杜克浓厚的创业氛围让他如鱼得水,报创业班,每月坐七八个小时飞机往硅谷跑一趟。很快,他拉了几个人做了款情侣交换日记的APP—— chapter,并以此申请到杜克大学的DUKE SIP孵化器项目,获得校方免费提供的办公场所及7,500美元生活补贴,在硅谷创业。这个从商业角度看并不成功的项目,让熊逸放入选斯坦福大学从全球上万名大学生中评选的百名大学生创业者,有机会与硅谷顶尖的投资人交流。

2013年5月毕业后,智能硬件的热潮已经起来,熊逸放和朋友做了个全球可穿戴设备数据库的网站,把几百款产品从创始人、公司背景、竞争对手、发展阶段仔细研究了一遍,决定回国找智能硬件的项目。熊逸放的定位很清晰:自己懂美国市场,知道怎么做品牌做市场,这些正是国内创业公司所缺乏的。

回国后,熊逸放跑了六七个城市,看了几十个智能硬件项目,直到碰到亿航的创始人胡华智。

胡华智是一位很传奇的骨灰级航模爱好者,甚至与朋友创建了北京航空航天模型博物馆,收藏了国内几乎所有生产过的航模,还拥有私人飞机驾照。父亲是原二汽的工程师,受他的熏陶,胡华智从小就喜欢焊板子、插元件,倒腾一些硬件的东西。不到16岁考入清华大学计算机系,一边上学,一边创业,设计了中国最早的汽车逆变电源,1998年大学毕业时,他已赚到人生的第一个100万元。

“我当时就是为了学习,一个东西从最初的想法变成产品,再到销售、市场的全过程,都是由我一个人完成的。说白了,就是培养自己作为一个职业经理人的素质。”胡华智并不愿意多谈自己的经历,笑说自己闪光点挺多,也不必要提。

此后,他做过生产新生儿录影设备的公司,年销售额最高时做到几千万元。2005年,胡华智创立的北京亿航创世公司,主要开发面向B端的应急指挥调度系统,曾设计过奥运会期间的应急调度系统。虽然项目做了不少,钱也赚了不少,但只是单纯地复制,苦于难以建立品牌,胡华智开始考虑做一款2C的产品,向大众市场转型,这时便很自然地想到自己二十多年的爱好—— 飞行器。

早在2005年,胡华智便做了一些原型的飞控设计,一直放在他的博物馆里。只是这些飞控做好以后,没有继续深化、使用下去。2012年8月,胡华智把以前的东西捡了起来,只带了一个美工,一个处理杂务的员工,开始独自开发无人机。

2014年初,当熊逸放见到胡华智时,那款后来命名为GHOST的无人机样机已经完成。虽然系统稳定性还不够好,但他很快被吸引住了,这正是自己要找的项目。

到了3月份,一个四五人的核心团队很快搭建起来,胡作为创始人主要掌控技术开发,熊负责市场与海外拓展,另外一名联合创始人杨镇全,毕业于北京大学,前赛格威销售总监,主要负责销售。

胡华智将北京的公司交给别人打理,全力投入新成立的广州亿航。公司选址广州,因为这里不但供应链基础好,而且气候温暖,一年四季都可以飞。

尽管国外已有许多无人机的开源代码,比如克里斯·安德森的3DR公司的无人机设计便基于开源社区的力量,但那些代码都是基于遥控器所做,将其改为手机操控,程序内部逻辑将发生很大变化。胡华智称,难就难在整个操作流程的逻辑定制上,手机用户有各种各样的使用习惯。即使是在屏幕上乱戳乱点,也不能让飞机掉下来。

为了不断完善飞控算法,胡华智在去年8月份前的几乎一年时间里,“每天12点出门,晚上两三点多钟、三四点钟回来,在外面测试、调试,测试、调试”,至少起落了上千次,摔坏了二三十驾飞机。

今年5月22日在点名时间的众筹,是GHOST的首次公开亮相。产品很快筹到37万元,之后是7月份在“淘宝的众筹”,加起来共筹到70万元。基础定价3,000元,比市场上竞争对手便宜不少,两轮众筹下来,首批200台无人机很快卖完。开始时,无人机电子器件的功能一致性和数据稳定一致性不够好,为了给用户提供最好的产品,亿航加大了测试流程,往往出货100台,生产200台。众筹之后,大批投资人找上门来,最终,徐小平、杨宁等投了数百万美元的天使投资。公司也很快从最初的五六个人拓展到了40个人,其中包括一批来自清华大学有无人机开发经验的技术团队。

GHOST采用蓝牙+转换基站的方式,打开手机蓝牙就能迅速和基站(通信盒)连接,再通过这个基站发射无线电以操控飞行器,最大控制半径可达1km。连接成功后,用户在手机APP上点击“解锁”“起飞”,飞机此时便会升高到10m的空中悬停,等待下一步指令。在最新版本的APP上,GHOST可以实现指点飞行、跟随飞行与体感飞行三种模式。亿航与高德地图达成深度合作,只要在2D/3D的地图上指定一个目标点,飞机便会自动飞往。跟随飞行模式下,飞机会自动跟随用户的运动路线飞行。体感飞行无疑极大地改善了初始版本用户参与度不够的缺憾,飞机的飞行姿态与轨迹完全随手机的状态变化,而云台上搭载的相机则始终稳定地对准用户。一旦电量不够或点击“返航”,无人机便会自动返回到出发位置。

在胡华智看来,无人机最核心的不是硬件技术,而是包括操控模式、使用方式在内的商业化过程。操控模式的革新极大地降低用户的使用门槛与飞行的安全可靠。如果未来竞争对手也转做手机操控,怎么办?胡华智认为保守点说,这个过程至少也要半年以上,而牵涉到用户体验、操作逻辑、飞行流程诸多问题,要想真正达到人性化的设计并不容易。

更关键的是,与许多无人机厂商相比,亿航并不只是卖产品,它搭建在SDK开放基础上的第三方开发平台、社交酷玩平台乃至未来的无人机网络平台等几大平台战略,听上去更为激动人心。

亿航一直在搭建自己的开发者社区,任何第三方开发者都可以下载并更新它的SDK工具包,这个SDK封装了检索、起飞、飞行、返航、降落等一系列API接口,供开发者直接调用。熊逸放介绍,一位linkedin的工程师,用GHOST的SDK在两天时间便开发了一款声控APP,从而实现对无人机的语音控制。而另一批来自伯克利的大四学生,则通过它在做关于飞行算法的毕业设计。

开发空间充满想象,胡华智未来将进一步开源GHOST的核心代码,他举了安卓的例子,还要等这棵树再长大一些再说,否则会难以控制产品的分支版本。

与3DR公司的做法完全不同,后者是开源一些早期的核心原代码,让全球的爱好者来进一步开发。由于这些爱好者不以此为主业,开发难度相对较大,要将产品真正发展壮大并不容易。

基于手机的操控模式,使GHOST易于扩展其社交属性。在新版本的APP中,一个用户最多可注册并控制10台无人机,飞友之间可以实时聊天,一键分享很酷的航拍视频与图片。同时,用户可以通过手机网络授权好友接管飞机,以扩展无人机的控制半径。列队表演、飞行比赛同样触手可得。熊逸放兴奋地说,未来基于无人机所构建的云端视频库,完全可以将亿航打造为无人机领域的优酷。

如果说作为智能工具的单台无人机所能施展的领域—— 物流、救灾、农业、巡线、新闻、航拍、娱乐等等已足够广阔,那么接入物联网和互联网的无人机又会怎样?人们可以展开想象,而这一切的实现都将很快。

虽然无人机在许多领域的使用场景已经足够清晰,比如航拍,比如创意飞行(摆字、编队、送礼物、拉烟),比如物流,但胡华智对GHOST搭载的东西并不关心,也没有刻意推广某个领域,因为与大疆等无人机公司将目标客户定位于航拍圈不同,亿航的用户显然更大众,更多元。

他举了物流的例子,亿航目前实现省里快递已经没有问题。GHOST六轴飞机,载重4KG左右,电池标配1万毫安,可带2万毫安。空载可飞45分钟左右,两块电池则超过一个小时,在160公里的时速下,一块电池可以飞100多公里。此外,为了节省能量飞行更远距离,还可以改变飞机形态,使其更符合空气动力学。只是目前GHOST的时速被限定在17公里,未来速度将可以在手机APP上直接调控。

最近,关于无人机闯祸的消息频见媒体,也引发了政府出台相关低空飞行器管理方案的讨论,亿航正在努力成为相关标准与平台的重要推动者。11月,亿航与谷歌、亚马逊、GoPro、大疆、3DR等12家顶尖无人机公司加入SmallUAV(小型无人机联盟),以推进美国市场的无人机法案。明年,亿航将为中国低空空间委员会提供一套专门针对低空飞行器的控制管理中心,这一领域正是胡华智之前公司的强项。

这是一套基于GIS(地理信息系统)的飞行器联网系统,所有低空飞行器只要起飞,都会与整个系统联网,如果一旦数据不通,则不允许起飞。这样便可做到对无人机的实时管控,从而避免上述问题。

“比如说北京某个区域有什么活动禁飞,在我们的系统上画个圈,无人机飞起来后,你点到那个圈里它是不去的,我们的系统会实时反馈:那里今天禁飞。”

胡华智称,这套系统最晚明年3月便可上线使用,系统将提供对外接口,使市场上各种类型的无人机与系统联网。

供应链管理向来是智能硬件厂商的核心,亿航除了在东莞有一家自己的研发生产厂,负责新产品的试制与打样,产品均由一家台资企业代工,下线合格率可达99%。在胡华智眼里,富士康也在变革,由于对GHOST产品创意与导向的认可,“哪怕我们让他只生产十台、二十台,他们都是愿意的”。

胡华智表示,尽管目前GHOST还只卖出几千台左右,但如果需要,亿航的月产量可以提高到4万台,而大疆目前的月销量大约在两三万台左右。

正式成立不到1年,亿航已从最初的四五个人迅速成长为100人左右的团队,其中包括20多人的研发队伍。除了广州、东莞,亿航还在硅谷边成立了市场团队,下一步拓展的方向则是欧洲,因为从目前来看欧美市场相对成熟。 “我们在整个过程中一定会把现金流做好,在任何时间段都有至少一到两款能卖的产品,保证在换回大量现金流的同时,不断扩张,投入大量的资金去做研发。”

熊逸放喜欢拿GoPro相机与GHOST做类比,这家刚刚上市的极限运动相机厂商,通过拍摄非常酷的视频在YouTube播放等酷炫营销手段,在过去3年内卖出300万台相机,已成为一种生活方式的标志。无人机无疑也是某种生活方式的体现,其商业模式更深地植根于人类最初的梦想:飞翔。

几乎一个世纪前,诗人徐志摩写道:“是人没有不想飞的。老是在这地面上爬着够多厌烦,不说别的。飞出这圈子,飞出这圈子!到云端里去,到云端里去!”




扫一扫 扫一扫
上一篇: 下一篇: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无人机爱好者|改变世界

官方论坛DJI旗舰